什麼都擺爛了,兩天沒畫圖沒做事,感到心虛也幫不了什麼忙。想要藉著說話來整理事情但欲言又止,你一定有過明明想說話打了一大篇網誌卻刪了又打打了又刪的該死感覺。

要說是聖誕節的氣氛影響我,我看沒有聖誕節我也可以繼續怠惰;是跨年?之前還在說我們可能會在基地看著101煙火邊做模型,現在連平配的邊邊都生不出來,更何況是模型?別傻了。也許我們是想約在那裏一起數五四三二一。


啊,也許這幾天的後腦跟抽痛是報應的一種。希望不要是感冒千萬拜託了。再怎麼說自己怎樣無奈無力無能那也無濟於事,所以我要說一些直覺想到的事幫助我的腦袋從休眠狀態中醒來。


禮拜五的潛水有點驚嚇到我,這是我今天不想(不敢?)踩天鵝船的原因?而且那是我第一次在水中把眼睛張開,什麼都看不見,感覺像個好幾千度的大近視。想必助教已經看得出來我臉上的驚恐,因為我是真的很擔心我找不到泳鏡。從來不知道自己的來電答鈴是什麼,直到前幾天才聽到原來是聖誕歌,有恍然大悟的感覺。說到手機,發現最近帳單數字正在上升,要節制點節制點(噢雖然希望妳們都是中x電信但是那太無理了吧哈哈)。

出去玩也好,攤在沙發上也好,就是不靠近並乖乖坐在圖桌前拿起筆開始動作,我刻意要停滯什麼?我心裡明白。真正的停滯是連看電視這樣的事也不做的。

所以你看,這是找死最好的證明不是嗎(苦笑)?

    全站熱搜

    alslap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